信念——在涅槃的浴火中重生

来源:《星迹》作者:徐洪林2017-07-25 查看数0评论0

赤峰龙郅九洲文化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张彦海

还是几岁孩子的时候,窘迫的家庭生活,他的脑海中,就形成了“责任”这个原本不该属于他的思维概念,心中誓言要撑起这个苦海里风雨飘摇的家,善良、勤劳、坚强的母亲成为他人生这所学校里的第一任老师,让他过早学会了友善,读懂了坚强。他由此,由一个不谙世故的小男孩,靠自己一路摸爬滚打,实现了一个生活强者的最初承诺。

刚接触张彦海,他谦和的语气、挂满脸上的微微笑容、有条不紊的谈吐、得体的肢体动作、浑厚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以及高大帅气的外表,即刻便给了我不同寻常的良好印象。因为这之前和张总从未有过任何接触,因此,对他的背景情况可谓一无所知,暗想,张总也许不是本地人吧?即便是本地人,至少也是出生在一个相对富有家庭,接受过高等教育,并且是有着一定社会阅历的民营企业家。然而,随着话题的展开,张彦海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无情地颠覆了我最初的判断。

记得一位作家在书中这样写道:“童年是条五彩的河;童年是条七彩的路;童年是座善良的桥;童年是本精彩的书;童年是美妙的、童年是幸福的、童年是快乐的、童年是值得回味的。”然而,张彦海的童年却是凄苦的,灰暗的,他不愿,也不敢去想那令他不堪回首的童年时光。 张彦海的出生地——翁牛特旗亿合公乡,一个曾经贫穷干旱的不毛之所,气候干旱加之土壤的沙化,使得大多农作物很难正常生长,百姓们只有大面积种植产量很低的莜麦获取少得可怜的收成。“春夏不降雨,秋冬添忧愁。锅里没有米,菜里没有油。”成为当地人们生活的真实写照,张彦海六岁时的年三十晚上,家里既没米也没面,生性要强的母亲不好意思大过年的到别人家借,只好眼巴巴地看着眼前四个小鸟一样“嗷嗷待哺”的儿女,无助地望着漆黑的窗外,不时偷偷擦拭着涌出眼角的泪水,年幼的张彦海不停哭闹着要吃饺子,懂事的姐姐把张彦海拉到跟前,给弟弟讲着一个又一个近乎幼稚的故事,渐渐地,张彦海带着满腹的饥饿香甜地睡在姐姐的怀里。张彦海家的境况,深得邻居们的同情,自小就聪明懂事的张彦海,更是深受邻居们的喜爱,偶尔谁家做好吃的总忘不了叫张彦海去解解馋。一次,邻居家叫张彦海去吃一个肉丸的饺子,香喷喷的饺子,直到现在他还保留着香喷喷的回忆,可是那次,他只吃了一个,因为,他看到饺子并不多。邻居家也有几个孩子,一年难得吃上一顿的饺子,对任何一个农村孩子来说,都会产生一种莫大的诱惑。艰难困苦的生活难以继续为继,七岁的时候他随母亲迁到松山区生活,尽管迁徙后的生活较以前没有明显的改观,但顽强而伟大的母亲还是凭借信念的固有支撑,供着他读完了小学、初中。随着年龄的增长,母亲的优良品格也在一天天潜移默化地对他形成决定性的影响,渐渐地,他的人生及事业方向清晰了,明确了。

初中毕业后两年多的农村劳动,他把家里的大部分农活全部揽在手中,尽可能多地减轻母亲的负担,“春种一粒粟,秋收万石粮”的美好愿景,使得他像所有善良的农民们一样,不知疲倦地用超负荷的劳动,来麻痹着那抹朴素的丰收希望,尽管现实依旧,可是,每付出的一份劳动,却也都像一把打在坯料上的铁锤,打掉的是脆弱的铁屑,锻成的则是锋利和坚韧。

准备下种子,就收获果实。准备下努力,就收获成功。准备下今天就必将收获明天。此时的他已经深谙一个最为朴素的道理,在人生的旅途上,一定要学会自己拯救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在逆境中勇敢前行。

一九九六年,追随着第一缕和煦的春风,张彦海怀揣自己的梦想,同时也带着母亲的希望,有生以来第一次告别家乡,告别亲人,只身来到北京,从天高厚土的农村来到繁华的都市,让举目无亲的张彦海有些目不暇接,人生地不熟,他只好四处奔波找工作,眼瞅着临行前母亲翻箱倒柜给他凑的一千元钱所剩无几了,他才找到了一份生产汽车各系统养护产品的销售工作。这个时候的他已经身无分文了,初来乍到,为了撑面子,每天早上不等别人上班,他就饿着肚子早早坐上公交车前往销售点,中午的时候,销售点下班吃饭,他再悄悄溜进书店打发时间,直到晚上回到公司,才能狼吞虎咽地吃顿公司提供的大锅饭。连续多日的苦苦忍耐,终于熬到了发工资,手上拿着三百元工资,他觉得那么的沉,那么的重,这三百元钱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财富,从这三百元钱里,他似乎看到了母亲眼角洋溢的幸福微笑,也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做为一个真正男子汉的责任和担当。

常言道:“父母在  不远游。”在北京一年多的时间里,做为家中唯一一个儿子的张彦海,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家乡的母亲,此时,已经积累了一些必要的工作和社会经验的他毅然婉言谢绝了公司的真诚挽留,决定回到母亲身边,边尽孝边寻求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他曾开着三轮车走村窜户当过收粮的小粮贩,卖菜的小菜贩,站集头的小商贩,也经营过手机店,最多时,竟然身兼四份推销员的工作。辛勤的付出,终于等来了命运的眷顾,他不但积累了事业发展的财富,同时也在顽强而忘我的工作中收获了无形的社会财富。

一位名人这样说过:“每个人都是带着成为天才的潜力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可是,很多人穷极一生也找不到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基点,其实,只要悉心观察及时捕捉到合适的路径,善于从日常生活中留意天赋留下的“蛛丝马迹”你就能够寻找到打开天赋大门的钥匙。”

一次和朋友闲聊中,张彦海得知松山区的一个蒙餐馆欲对外转兑,通过侧面了解,该蒙餐馆原本生意很好,是由于店主突发意外事故才对外转兑的,得知这一情况后,他心想,既然是店主因为意外事故转兑,就不存在其他原因,何不借鸡下蛋,借助这个蒙餐馆的良好信誉来发展自己的事业呢?于是,他果断决定兑下蒙餐馆。

经过一番前期准备, ”赛娜蒙餐”如期开业了, 开业伊始,蒙餐馆果然像他预测的一样,每天前来就餐的顾客络绎不绝,赶到饭口的时候,用餐的人常常在门外排起长队等候,餐馆的生意红红火火。很快,张彦海趁机扩大了经营规模,既缓解了顾客的用餐需求,也使餐馆在红火的经营状态中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二零零九年前后,相伴餐饮行业持续升温的热潮,张彦海的蒙餐事业达到了巅峰状态,随着社会声望的不断扩大,除一般前来就餐的普通百姓外,政府部门的一些对外接待活动也选择到他的蒙餐店进行,加之旅游业的蓬勃兴起,一些外地前来赤峰旅游的游客也与日俱增,为了能尝到真正具有民族特色蒙餐,很多游客纷纷慕名前往“赛娜蒙餐店”就餐,面对如此红火的生意,张彦海再次决定将蒙餐店转型升级,他几乎跑遍了内蒙所有地区进行参观学习,投入全部精力进行升级前的各项准备,不久,一个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大型蒙餐——赛娜蒙古贵族酒楼,在新城区安营扎寨。这之后,张彦海几近狂热的思维神经,在高、大、上主体意识的支配下,又先后在中心城区开了好几家规模化蒙餐店,并在海南三亚开了一家黎家风情的餐馆。然而,此时曾经红火异常的中国餐饮业,随着国家八项规定的出台及经济下行因素的影响,已经今非昔比,逐渐收拢了强烈的放射光芒。张彦海一度辉煌的蒙餐事业就此面临着一个新的蜕变过程,前行的十字街头也面临着一个新的选择。

得意时淡然、失意时坦然、挫折时悠然、回味时感然。 一次意外交通事故,让张彦海的心境得以彻底改变,他思考了很多,感慨万千。人生就像翻越一座大山,即便有再大的热情和冲力,一次也只能向前迈一步,当有一天你走出人生的迷茫,在夕阳下回首,你身后那串歪歪斜斜,磕磕绊绊的步履,便构成了你生命年轮中极珍重的一瞥,铭刻心中挥之不去。

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一个蜕变过程,蜕变的阵痛需要我们靠信念坚持隐忍,在泣血的挣扎中寻觅新的生机和希望。

此时, 受困于政策调整和经济下行因素的影响,很多传统行业的经营者也纷纷象张彦海一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以期激活企业的再生力,但都收效甚微,无奈之下,只好站在原点驻足观望,眼前一片迷茫。

经过长时间反复思考,张彦海终于从蜕变的痛苦中摆脱出来,一个全新的事业发展点豁然呈现在他眼前,根据互联网时代的特点,他很快把自己的思维模式转换成互联网思维,最终,他选择了一个适合于当下,适合于时代,适合于自己的互联网文化金融平台——北京文化产权交易中心,作为自己事业新的发展点和着力点。北文中心,做为纯国有交易平台,首都文化要素市场的正规军,肩负着引领文化要素交易市场规范化成长,推动全国文化产业健康发展的历史使命,重点体现投资价值,依托国有文化产权交易,向文化产权服务延伸,更好地以文化要素市场定价,全面推动文化资源的有效配置,把文化产业投资价值体现到居民的家庭财富中,把文化产品的艺术价值外化为居民行为,内化为居民修养,最终实现文化产业社会化价值的最大化。

经历了痛苦蜕变的张彦海,心平静了许多,人也理智了许多,着眼点似乎更高了,格局似乎更大了。他认为,人不必让心太累,也不必去追想太多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人和事。旅途中曾经美丽的风景,终将随着你继续前行的脚步而渐渐消失在你的身后。

细数门前落叶,倾听窗外雨声,涉水而过的声音不时响起,被雨淋湿但却执着永恒的信念依然如故。如今的张彦海,信念依旧、风采依旧,正用一双强者的有力臂膀,撑起“北京文化产权交易中心”这个全新的产业平台,不日的再度辉煌正向他款款走来。

编辑:高春喜 | 审核:高春喜
  • 顶 0
热点排行
热点专题
热点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