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悲伤也不打扰别人的生活

来源:赤峰综合广播微信号作者:陈亿琼2017-03-06 查看数0评论0

1

阿毛处在一个周边姑娘都在恋爱和失恋频繁切换的年纪,她说她有个中学那会儿的老同学,关系一般,然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又重新取得了联系。

那个时候恰逢老同学失恋,大概是被一个学长骗炮了的凄惨故事。接下来,老同学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不断反反复复跟阿毛大吐苦水。

从她和渣男学长的初识,到渣男学长的言行举止,到分手的细枝末节,以及自己所有的伤心,痛苦,不舍,愤怒.......

阿毛说她最初出于朋友情谊,表示了亲切慰问和关怀,没想到后来情况愈演愈烈,老同学似乎愈发依赖于她这个树洞,在每次情绪波动的时候都会找她反反复复地倾诉,一天数次地狂发语言和消息求安慰,也越难越难以安抚,常常自言自语起来就是数个小时,言辞也愈发激烈,阿毛渐渐觉得不堪其扰了。

差不多半年后,阿毛暗示性地向对方表达了自己平时要兼顾很多事,很忙,并不能把闲暇时间都花在陪她聊天上,紧接着,老同学十分愤怒,反过来谴责她傲慢自私,就此和阿毛划清界限,分道扬镳。

不就是倾诉下罢了!是吗??

你以为自己只是基于信任分享了自己的喜怒哀乐,殊不知因为你无休止的滥用反而让这种信任成了别人难以承受的负担。

2

《来自星星的你》热播的时候,在都教授拒绝了千颂伊表白那一集,其中有个很应景的情节,作为一个心理学教授的他在课堂上描述了“被剥夺了依赖感的人,在直面现实之前,会经历五个情绪阶段”分别是:

愤怒否认现实妥协忧郁接受现实

都教授所说的失恋五个步骤,其实是伊丽莎白.库伯乐.罗斯博士(Dr. elisabeth kubler-ross)在她1969年出版的著作《On Death and Dying》里面所描述的人在经历过重要他人离去的表现的五个阶段,准确来说,叫做“哀伤反应五阶段”。

大多数人在生活遭受生活变故的时候,都需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所以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在遭遇分手时,这种“被剥夺依赖感”也会变成利剑,对她们产生致命的杀伤力。

她们会愤怒,自我怀疑,不可避免还会有漫长而又沉重的悲伤。

我甚至还听说有个姑娘被分手后天天打电话,发信息骚扰前男友,甚至要以自残的方式威胁前男友复合。

所以,阿毛的老同学只是突然之间被剥夺了依赖感,沉溺在这些复杂胶着的情绪里暂时不能自拔罢了。

她的情绪化则是因为她还不够成熟到足以驾驭自己的内心,控制住喷薄的宣泄欲。

3

但是,人越是成熟越应该学会对自己进行控制,尤其是情绪,在激烈的情绪干扰下如果依然能坚持不打扰别人,这时候就会凸显出你过人的教养和自制力。

比如阿昕。

她大二那年和初恋分手。

我是隔了好久才听说的,当时很震惊,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她没有一点风吹草动。

后来她告诉我,她为此悲伤地哭过。

“在哪?”

“外面。”

哈哈,她笑了,她竟然笑了。

我甚至怀疑她根本不喜欢前男友,她很坚定地告诉我她是真真切切地去爱了,但是可惜最后还是分开了。

那天,她收到一封分手邮件,然后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找个角落哭了,抹了眼泪才回的宿舍,她的舍友甚至在数月之后才知道的,而那天她还和她们愉快地为舍友办了生日会。

相比于一有点情感波折就昭告天下,动不动哭诉得人尽皆知的姑娘,我是由衷欣赏她的大气。

我的生活里的点滴酸甜苦辣终究我自己来承担,哪怕是明可以直接表达让众人与你一起分担,但依然能做到为他人考虑,不让这份自己的苦痛打扰了他人当下的生活。

有个学妹去了趟日本,回来的时候意犹未尽地和我畅谈她在日本的见闻。她说她很欣赏日本文化里那种“不打扰旁人”的原则,在任何场合每个人都极为自律和严谨,他们看起来井然有序,你从他们的脸上根本无从判断他们最近是否过得是否闹心。

我把这种克制和自律,理解为是一个人成熟的心性和教养。

4

虽然在很多人的逻辑里,他们认为要“快意江湖,欢喜就高歌,悲伤就恸哭”,认为你遮遮掩掩就是心怀城府,不够率真,你不苟言笑,谨言慎行你就是和薛宝钗一类的阴险绿茶婊,你不与好友分享细枝末节就是不彼此信任。

但事实上每个人都很忙,也都有自己的难念经,他们没义务替你承担你的一地鸡毛,更多的人其实也不想知道。你哭诉得没完没了把朋友当作藏着黑洞能吞噬你所有情绪的垃圾桶,那对朋友的时间也是很不尊重。

而动不动倾盘而出地抖家底的行为并不全是爽快率真,更像是口无遮拦的傻大姑。

我并不是在提倡所有人之间不要有情感上的交流,要淡然地一个人在生活上默默承受踽踽前行,我只是想说:

我们早已不是被抢了糖就举着黏黏的小手嚎啕大哭向大人撒娇乞怜的小孩子了,我们除了生理成长,也要在心理上,慢慢培养起在变化面前不动声色的沉稳和成熟,以及换位思考的教养。

不沉缅于自怨自叹里,不沉迷于“被害者”的精神快感,不放纵自己的倾诉欲,一切都才会好起来的。

编辑:张文瑶
  • 顶 0
热点排行
热点专题
热点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