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媳妇的中国年:不富裕但很快乐

来源:网易财经作者:2017-02-06 查看数0评论0

杰茜卡是北京一所国际幼儿园的英语教师,来到中国已经6年了。去年她同相恋近5年的男友明杰结婚了,正式成为一名中国媳妇。今年春节,她首次以明杰妻子的身份回老家过年,当美国女孩遇到中国式大家庭,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

当我丈夫告诉他们我是他的妻子后,他们的回答通常是一句拖着长音的雷州话“哇”。公交车来了,车身也就是北京公交车的一半大小,我们上车回家了。图为杰茜卡与丈夫(左1)及家人剥虾。

这是我第四次跟他回老家,不过作为他的妻子,这还是第一次。去年在返京的前一天,我们领证结婚了。时间紧促,我们俩只是喝了一杯白酒庆祝一下,周围人都恭喜我们。通常我们从北京回湛江老家都要坐慢车,37个小时的卧铺。今年由于工作原因,我们两个人分开回家。他比我早回去一周,依然乘坐火车;而我则第一次乘飞机回湛江。对我来说,4小时远比37小时好受得多。图为杰茜卡在放鞭炮。

杰茜卡是北京一所国际幼儿园的英语教师,来到中国已经6年了。去年她同相恋近5年的男友明杰结婚了,正式成为一名中国媳妇。今年春节,她首次以明杰妻子的身份回老家过年,当美国女孩遇到中国式大家庭,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下面是杰茜卡的春节日记,不妨来了解一下吧。图为杰茜卡和丈夫明杰。

飞机在湛江那狭窄的跑道缓缓着陆,而我的春节假期就这样开始了。下飞机后,扑面而来的是温暖而略带微风的新鲜空气,让我真想在这待上几个月。我真的受够了北京那寒冷又干燥的气候。4个小时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的丈夫在机场迎接我,之后我们一起到公交车站等车,期间有几辆黑车司机过来问我们要不要乘车。图为杰茜卡在洗虾。

我的婆婆在室外厨房大声喊道:“家梅(音译)!” “家梅”是雷州话,吃饭的意思。湛江地区都讲雷州话,而这句是我唯一熟悉的雷州话。庆幸的是,我丈夫的亲戚大都可以说普通话,因而我跟他们交流也不是什么难题。只有他的小侄子们听不懂我讲话,他们要等到上幼儿园才学习普通话。我丈夫的英语水平很好,比我的中文水平要高,所以每当我无法用中文表达自己的意思时,他就会成为我的私人翻译。图为杰茜卡和“病号”母鸡合影。

这里是渔村,因此我们吃的每顿饭里都有螃蟹、牡蛎/蛤、鱼或者虾等。我在美国中西部一个小镇长大,童年并没怎么吃过海鲜。如今我依然不太能适应吃海鲜,尽管它们都是从岛上面鲜活抓回来的。许多人可能认为我疯了,因为我通常吃的并不多。说实话,有些海鲜我喜欢吃,但有些确实不喜欢。如果吃太多海鲜,我还会生病。我丈夫却不一样,他吃起海鲜来,就像一个无底洞,能吃个不停。图为杰茜卡手拿牡蛎。

编辑:张庆儒
  • 顶 0
热点排行
热点专题
热点视听